综述:盘点“伊斯兰国”势力图

  新华社北京3月23日电 综述:盘点“伊斯兰国”势力图

  新华社记者张远 邵杰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22日遭遇恐怖袭击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立即认领。虽然这次袭击与“伊斯兰国”的关系还在进一步证实中,但从已经公布的情况看,这次袭击由“伊斯兰国”策划指挥,并由其成员或支持者实施的可能性很大。这显示,虽然近来“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遭遇围剿,但仍有实力在其他地区策划并发动袭击。国际社会急需在各条战线加强协同作战,才能有效打击“伊斯兰国”势力,取得反恐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中东:依然嚣张

  “伊斯兰国”自2014年6月所谓“建国”以来,一直活跃于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其武装人员在这一地区攻城略地,血洗伊拉克重镇提克里特和摩苏尔,不断扩大地盘,并且在距离巴格达仅有数十公里的费卢杰等地建立据点。

  自去年以来,由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和俄罗斯等国加大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力度,并配合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的地面行动,使“伊斯兰国”控制区域受到压缩,人数也在下降。按照美国情报部门的评估,截至今年2月,“伊斯兰国”在叙、伊的战斗人员数量在1.9万人和2.5万人之间,低于2014年5月至8月期间的2万人至3.15万人。

  面对打击行动,“伊斯兰国”进行了疯狂报复和反击,对伊拉克军事和安全目标以及平民聚居区发动袭击,造成人员伤亡。分析人士认为,“伊斯兰国”作为恐怖组织没有正规化军事力量,因此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并且会尽量避免阵地战,采用各种灵活战术与围剿他们的各方力量周旋。从最近在叙利亚、伊拉克的势态看,“伊斯兰国”依然很嚣张。

  西北非:流窜扩张

  北非、西非被认为是“伊斯兰国”开辟的“第二根据地”,当地的不少武装人员在叙、伊参加过实战,包括一些高级头目。眼下,这些武装人员正利用利比亚的权力真空和萨赫勒地区国家的管控薄弱扩展新的生存空间。

  “伊斯兰国”眼下已占据利比亚几座地中海沿岸城市,南部沙漠地带及西部海岸地带也有多支武装宣誓效忠。这些武装人员向西可与突尼斯南部、阿尔及利亚山区地带以及藏匿于摩洛哥一些城市的极端人员串联,向南可与盘踞马里北部的反政府武装乃至尼日利亚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合流,向东可与埃及的恐怖势力联手。

  美国2015年上半年来多次利用无人机在利比亚展开空袭,英法两国今年年初也派遣特种部队在利比亚开展秘密行动。从上述动向来看,这些国家正试图在“欧洲下腹”构筑防范“伊斯兰国”的一条防线,具体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欧洲:伺机而动

  欧洲刑警组织今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说,多达5000名“伊斯兰国”训练的武装人员已进入欧洲境内。另外,“伊斯兰国”还“在欧盟和巴尔干国家拥有规模较小的训练营”,主要用于培训成员掌握作战、生存和反审讯等技能。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在欧洲的恐怖分子有一些是从“伊斯兰国”控制的伊、叙地区回流,藏匿于当地的移民聚居区,另一些是欧洲土生土长的移民后代,长期失业,难以融入主流社会,受极端思想蛊惑。不少极端人员处于“休眠”状态,伺机而动。

  世界问题研究中心欧洲问题专家沈孝泉认为,布鲁塞尔22日的恐袭印证了这一点,警方抓获巴黎恐袭嫌疑人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后仅3天,“伊斯兰国”就再次策划恐袭惨案,显示其行动能力、破坏力不可低估。

  沈孝泉还指出,阿卜杜勒-萨拉姆在布鲁塞尔躲藏4个月之久才落网,也说明极端势力在布鲁塞尔乃至欧洲不乏同情者和支持者。

  东南亚:初现雏形

  今年1月,印尼首都雅加达的多起爆炸案造成至少7人死亡,17人受伤,“伊斯兰国”随后认领袭击。这一极端组织在东南亚的动向引起了东盟各国的警惕。

  在菲律宾,反政府武装阿布沙耶夫与邦萨摩罗伊斯兰自由战士组织的部分武装人员已向“伊斯兰国”宣誓效忠。按照美国国际恐怖组织搜索情报集团的说法,印尼恐怖组织“伊斯兰祈祷团”与“伊斯兰国”有资金往来。另外,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现阶段已经出现招募本土和地区内人员前往“伊斯兰国”的隐藏通道,各国政府正加大对其打击力度。

  一些长期跟踪东南亚恐怖活动的观察人士指出,尽管这些组织眼下没有相互联系,但通过“伊斯兰国”的宣教和捏合,这些组织可能结合本土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形成一个各有分工、各有侧重的恐怖网络。

点击查看专题
点击查看专题

Related posts